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茍在忍者世界
手機訪問

第一百三十八章 風起砂隱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里,幸村在工作之余,就經常往南賀之川旁邊跑,配合著深作仙人進行仙人化方面的研究,雖然一直沒有太過明顯的進展,但是好在也沒有弄出太大的亂子。

    作為妙木山里出來的仙人,深作仙人雖然身體很小,但卻有著遠超一般上忍的實力,再加上他那閃電般的速度,所以可以輕易地在幸村情緒失控或是重吾暴走地情況下制住兩人,然后用黑棒驅趕出他們身體里的自然能量,讓他們恢復正常。

    正是因為有他的監管,重吾才能夠在這個遠離村中心的森林里安靜地生活下去。

    然后,時間就這樣在修煉和工作中日復一日的流逝著,不經意間,五月和六月就這般在平淡中緩緩走過了。

    接下來的七八月份,也就是今年最重要的時刻,同盟國之間舉行的中忍考試順利開始,然后經過兩個月熱火朝天的龍爭虎斗,也在一片令人熱血沸騰的戰斗中落下了帷幕。

    中忍考試的流程出乎尋常的順利,木葉高層擔心的意外完全沒有出現,沒有入侵的砂隱,沒有曉,也沒有大蛇丸的手下參與,一切都是如同最正常的情況,正常的考試,正常的觀眾,以及正常的結果。

    考試過程也是無驚無險,失去了大蛇丸同志的殷勤奉獻,這次考試呢,說實話,以精彩程度來講,幸村感覺比原著中的無聊多了,除了十二小強以外,其他的參賽者全是幸村不認識的路人臉。

    而且,考生們戰斗的過程也是相當平淡無奇,基本就是可以想象到的場面,木葉忍者單方面的虐菜,從第一場到第三場,木葉的參賽者幾乎都是全方位碾壓其他參賽者,特別是第三場,總共八個參賽者中,有六個都是木葉的人。

    好好的一場同盟國的中忍考試,就這樣硬生生被扭轉成了木葉村單方面的表演賽。

    佐助的寫輪眼、鳴人的多重影分身、寧次的柔拳、小李的蓮華、志乃的蟲以及鹿丸的智商和影子模仿術,五花八門的招數虐得其他參賽者欲仙欲死,只感覺人生慘淡,命運無常,估計都有想要當場放棄做忍者的沖動了。

    據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觀眾介紹,比賽的時候,當時在看臺上觀戰的第三代火影臉上的褶子都要笑出來了。

    所以,后來的結果就又是不出所料,木葉的參賽者里有四人成為中忍:佐助、鳴人、寧次還有志乃,至于其他的參賽者嘛,全軍覆沒。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參賽者表示,此次中忍考試是他下忍生涯里參加的最受打擊的一次中忍考試,用戶體驗感極差。

    不過,盡管過程有些平淡,沒有那么驚心動魄,但是有句話說的好,平淡是福,沒有出現問題就是最大的幸福,木葉崩潰倒是精彩了,然而代價呢?

    所以,對于這個結果,知道內情的人都非常開心。

    ---------------------------------------------------

    “再見,參議閣下。”

    “火影大人,告辭了。”

    中忍考試結束后的第三天,木葉村外,第五代火影綱手剛剛送走了來訪的最后一位客人,看著對方乘坐的馬車揚起塵埃,逐漸消失在路的盡頭,這才轉過身來,緩緩松了一口氣。

    “總算都走了。”

    綱手揉了揉臉上的肌肉,無奈地道。

    這些天來,為了應付這些前來觀戰的大名和貴族們,她連都快笑僵了。

    明明人家還這么年輕的說。

    她感覺再這樣操勞下去,自己一定會衰老很多歲。

    不過,雖然嘴里這么抱怨著,但是在內心深處,綱手其實還是蠻高興的,這次中忍考試的成功舉行,再一次昭顯了火之國的國力,木葉村的下忍們在賽場上優越的表現可以說是精彩絕倫,吸引了眾多眼球和贊嘆,不出意外的話,這次考試會在之后的幾年里,為木葉帶來大量的任務和委托金。

    總算是沒有辜負,爺爺留下的火影這個名號……

    她在心里長嘆一聲,略帶感懷地看向天空的云朵。

    作為火影,特別是還有初代火影的孫女這一層身份,綱手自從上任以來一直都背負著巨大的壓力,生怕因為自己執政的錯誤而導致木葉村受到意外的破壞。

    其中,又以中忍考試最為重要,因為這是原歷史上木葉村面臨的一次重大的考驗,在各國高層人士都會來木葉觀戰的時刻,如果出現什么重大的意外事故,對于木葉的信譽和威望將會是一次嚴重的打擊。

    這就是為什么,在中忍考試的半年前,木葉便進行了一系列嚴密的準備工作,甚至為了防止意外,還搶先一步解決了隱藏在田之國里的大蛇丸,目的就是想要避免在原著中對木葉造成大量損失的木葉崩潰事件。

    總算,沒了大蛇丸之后,搞事的人果然又就都消失了,在眾多忍者的努力之下,中忍考試安全的結束,綱手也便因此松了一口氣。

    如果所有的時候都能夠這么順利的話就好了。

    心中這般想著,她轉過身,起身往回走。

    只是,她輕松的情緒并沒有持續多久,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從后面的街道深處,突然跑過來一個人。

    “火影大人。”

    來人速度相當快,本來還在幾百米開外的他,僅僅呼吸之間,便一個瞬身出現在綱手面前,躬身道。

    “有什么事嗎?”

    綱手回頭看著他道,面色變了一下,她認出這人是情報部的一名通訊員。

    不會吧……

    她心里微微一涼,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里是鳥之國發來的急件。”

    來人單膝跪地,向綱手出示一份文件。

    “鳥之國……”

    綱手輕輕蹙眉,這不是土之國和風之國之間的小國嗎?而且,他們的大名也是這次中忍考試的特邀觀眾之一,兩天前才從木葉離開,這么短的時間內,能有什么事情?

    帶著這種疑慮,綱手輕輕打開了手上的文件,只是輕輕掃了一眼,面色立馬嚴肅下來,冷得嚇人。

    兩秒后,她啪地一聲合上文件,抬起頭來,飛快地命令道。

    “給我召集現在村里所有的在職上忍,半個小時后,我需要所有人都到會議室集合。”

    “是!”

    說是半小時,其實十分鐘左右,人就已經差不多齊了,除了身份保密的暗部和出門執行任務的忍者以外,上忍和特別上忍幾乎全都來到了現場,幾十人擠在會議室里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誰都不知道火影大人召集這么多上忍是為了什么。

    中忍考試不是已經順利結束了嗎?

    角落里的幸村同樣也是一頭霧水,按照劇情,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什么事情才對。

    雖然在原著中,中忍考試之后很快就發生了木葉忍者與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的接觸事件,可是,現在鼬倒是天天在村子晃悠呢,但是絕對不可能有人和他打,至于鬼鮫,他來干嘛?找死嗎?

    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綱手,以及同樣面色嚴肅的猿飛日斬、轉寢小春和奈良鹿久陸續從旁邊的通道里走出來,一一走上主座。

    “各位。”

    綱手沒有浪費時間,一上臺,就開門見山地道。

    “剛剛從鳥之國傳來消息,砂隱的忍者襲擊了鳥之國大名的車隊,殺死了鳥之國大名以及其護衛忍者,并對鳥之國發動了襲擊。”

    “您說什么?”

    眾多忍者面色登時一變,不由大驚。

    開玩笑吧?砂忍襲擊鳥之國?

    這可不是件小事啊,一國之主被殺以及兩個國家之間發生戰爭,幾年來,沒有比這更為勁爆的消息了。

    “火影大人,襲擊發生的原因是什么?”

    人群中的卡卡西皺眉道,這么大的事情,砂隱襲擊鳥之國總得有個原因吧,不可能是一時興起。

    “具體原因,我們現在還不了解。”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事實上,就目前的情況來說,他們對于此事了解的也只有這么多了。

    從事件的發生,到他們得到消息,也就還不到三小時而已,第一波情報才剛剛送到,具體襲擊發生的原因和過程如何,還得等待下一波的情報送達才能夠知曉。

    “但是,襲擊發生的地點呢?不會是在火之國吧?”

    又有忍者急忙問道,鳥之國大名是前來參觀中忍考試的客人,如果他在火之國境內收到襲擊,即使襲擊者和木葉沒關系,但是作為東道主的火之國也無法置身事外。

    “好在,這一點并非如此。”

    轉寢小春道,她也知道其中的嚴重性,如果襲擊是發生在火之國,他們肯定會被動的多,好在,事實不是如此。

    “襲擊發生的大致地點,是在鳥之國的邊境處,一個名叫鳥取之山的地方。”

    “鳥取之山啊……”

    幾個上忍輕輕點頭,略有印象。

    鳥取之山,是坐落在鳥之國與風之國邊境的,一處劃分兩國界限的山脈,算是兩國之間的天然屏障,跟火之國尚有一段距離,在那里發生襲擊,并不會跟木葉扯上太大的關系。

    “那就好。”

    聽到這里,一眾上忍頓時松了口氣,鳥之國和風之國兩國的戰爭已經夠麻煩的了,如果再加上一個火之國,那指不定還會發生多大的事端呢。

    “但是,我們也不能就此掉以輕心。”

    綱手嚴肅地道,她的表情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樂觀。

    “雖然事情發生在鳥之國境內,和火之國并無太大的牽連,但是,鳥之國大名畢竟是我們邀請來參加中忍考試的貴賓,他出了事情,說實話,就算關系不多,但我們火之國也很難置身事外。”

    有些糾葛,并不是你想要擺脫就能擺脫的了的,雖然從事實上來講,鳥之國大名被襲擊的事情和火之國沒關系,但根據因果來說,如果不是為了前往木葉參加中忍考試,這件事情也不可能發生。

    因此,這件事情,木葉會被攪進去是肯定的。

    “而且……”

    綱手張了張嘴,正準備繼續說些什么,這時,從屋外突然跑入一個暗部,手中拿著一張紙條。

    這是新的情報送來了。

    見狀,綱手立刻頓住話頭,接過紙條看了一眼,然后,臉色瞬間一黑,變得如同天塌了一般的難看。

    蝴蝶翅膀扇得更厲害了啊。

    角落里的幸村觀察到了綱手臉上劇烈的變化,心中無奈道。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引起了很多變化,改變了一件事情,就會接連串的造成一系列事情的變化,這是他早就有所心里準備的。

    扇走了宇智波滅族,扇走了一個木葉崩潰,卻又冒出來一個鳥之國襲擊,麻煩的事情好像永遠不會減少一樣。

    而且,從綱手的反應來看,這次的事情似乎也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簡單。

    這么多年來,除了第一次展示未來的那次以外,幸村還從沒見過,綱手露出過如此深沉的表情。

    可是,偏偏對于這件事,他一無所知………

    該死,原著里根本就沒有這一段。

    他心里狠狠罵道,鳥之國大名遇襲,這是原著里根本就沒有出現的情況,更別說,動手的還是砂忍。

    其中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難道說,四代風影覬覦木葉不成,轉而對小國下手了嗎?

    他不禁猜測道,沒有了原著參照,一時之間,他也無從下手,只能像周圍其他的忍者一樣,茫然地看著高臺上的綱手,等待著更多更明朗的情報。

    “各位,事情變得嚴重了。”

    這時候,高臺之上的綱手也消化掉了新到手的情報,她緩緩抬起頭,明媚的目光中,閃爍著很是凝重的意味。

    她眼神輕動,從在座的上忍臉上掃了一圈,這才沉聲道。

    “剛剛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鳥之國的遇襲團隊中,其受害者里,除了地位尊崇的鳥之國大名以外,還有一名叫做小田渚的護衛,此人非常特殊,他并不是鳥之國自己的忍者。”

    “小田渚?”

    聽到這個名字,上忍中有一個中年忍者突然一愣,面色微變,皺著眉頭輕聲道。

    “火影大人,這個名字,難道是……”

    中年人眼神轉動了一下,他依稀記得,在很久以前,某個戰場上,自己曾經與一個好像叫著同樣名字的人物交手過。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個人的身份不一般。

    是同名同姓,還是……

    “沒錯。”綱手重重一點頭,繼而說出一個可怕的事實:“這個小田渚并不是鳥之國的人,而是鳥之國大名從巖忍雇傭的特別護衛。”

    “還不僅如此,這個人,他隸屬于巖忍,還曾經是第三代土影大野木的親傳弟子。”

    “喂喂……”

    剎那間,人群響作一團,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四面八方,不斷傳出類似的咂舌聲。

    三代土影的弟子……

    這么說來的話,不僅是風之國和火之國,就連土之國也會參與進來嗎?

    難道,這就是第四次忍界大戰開啟的前兆?

    :。:

************************************************************************************************
          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http://www.qujhnc.tw
2013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