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冷刀夜雨聽風錄
手機訪問

第五百三十八章 人生為己

    “阿蘇勒,好一個人不為己當天誅地滅。”拓跋宏聽到阿蘇勒的話以后,旋即掃視了眼站在巴德穆兩人身后的貴族們,嘶啞的問道:“你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嘛?”

    站在巴德穆和阿蘇勒兩人身后的貴族,皆是低頭不敢回話,哪怕他們都是這樣認為的。

    可面對著七歲就敢提著北涼刀奔赴戰場的拓跋宏,他們卻沒有足夠的膽氣。

    巴德穆見身后的人都成了啞巴,心頭冷笑。

    這些人都是不可靠的,只能拿來利用。

    “大君,我們這些老家伙已經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可我們各自的部落不能在這場大難面前覆滅,死掉大部分人,小部分的人才有機會活下去。

    青陽城中有不少可以開墾的地兒,勉強的能養活不少的人。”

    巴德穆凝視著拓跋宏的雙眼,誠懇的說道:“要是把糧食全部拿出來,我們也只能跟著一起死,整個北涼就沒了,大君愿意看到整個北涼消亡嘛?”

    拓跋宏聽到巴德穆的話,不由看著巴德穆冷笑起來,戲謔的質問道:“巴德穆,依你的話,你們這些人做的還是好事嘛?”

    巴德穆平靜的點頭,瞥了眼站在右側的趙老頭兒,時刻保持著提防:“大君,我們要是回不去,各大部落的糧食也會在第一時間被燒毀。”

    “你是在警告我嘛?”

    拓跋宏走上前去,按住科沁爾握刀的手,喝令科沁爾眾人退后。

    巴德穆微微閉上眼睛,裝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你們呢?”

    拓跋宏看向巴德穆背后的眾人,扯開嗓子大聲的質問:“趕赴皇宮中也是為了來警告我嘛?”

    眾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偷偷的看向阿蘇勒和巴德穆等人。

    阿蘇勒巴德穆半閉雙目,不由說道:“大君,我們是滿懷誠意而來,并不是為了警告你。你是青陽城的主人,手中握著大權,大家都怕你。”

    “怕我?”

    拓跋宏自嘲的笑了幾聲,心中明白巴德穆和阿蘇勒兩個老家伙壓根兒不怕自己。

    “你們要是怕我,那就繼續拿出糧食賑濟城中的災民。”

    “可以,不過我們要減少賑濟災民的糧食。”巴德穆淡淡說道:“城外的活死者時不時的襲城,這我們城中的人看不到太多的希望,我們各大部落必須保存一定的糧食。”

    隨著巴德穆說完,他背后的貴族們紛紛抬起頭,主動的向著巴德穆靠攏。

    拓跋宏冷漠的盯著巴德穆等人。

    楚忘見大殿內的局勢愈加不利于城內城外的難民,不由走了出去,朗聲道:“各位,趕赴青陽城的活死者體內皆是有尸蠱,它們在得不到新的宿主后,會逐步死亡,未必能熬過這個凜冬。

    哪怕部分尸蠱撐過了這個凜冬,但數量也不會太多。”

    眾人擰頭看向一頭華發的楚忘,隱隱有所敵視。

    楚忘沒有理會,接著說道:“要是各位主動放棄城外的難民,尸蠱必然會得到新的宿主,到時候青陽城外就有十來萬的活死者。

    整個青陽將徹底成為一座死城,你們的族人難道要一輩子茍且在城中嘛?北涼人就是這副膽量?”

    巴德穆和阿蘇勒等人皆是露出不喜的神情,他們倒不忌憚楚忘,可無比畏懼楚忘背后的趙老頭兒。

    “再者要是你們減少了賑濟的糧食,城內的難民也會發生bào àn,到時候你們也討不到任何好處。”

    楚忘逡巡一眼眾人,繼續的說道。

    “呵,你說活死者會在這個凜冬中死去大半,可是活死者一直都在向我們青陽城趕來。”

    阿蘇勒斜睨了眼楚忘背后的趙老頭兒,向著身后的兩個瞽目老者靠近了一點兒后,隨即說道:“麒麟獸元對那些活死者有抵制的作用,可你們大晉人不照樣和我們這些貴族一樣自私嘛?

    哪怕城內城外的難民們不斷死亡,你們師徒二人也不愿意拿出麒麟獸元。

    這些時日,面對著活死者的圍城,你們更是不再繼續使用麒麟獸元抗敵,難道是怕我們北涼人窺覷嘛?”

    楚忘喉結蠕動,如今麒麟獸元在自己的體內,他斷然不會說出。

    趙老頭兒徒然睜開雙眼,看向阿蘇勒等人,冷哼一聲:“我堂堂劍開山門的武者會怕你們北涼人的窺覷?你們北涼人有從老夫手中搶奪麒麟獸元的本事嘛?”

    阿蘇勒噤聲,看向背后的兩個瞽目老者。

    面對著一個劍開山門的武者,他們的確是沒有本事阻攔,否則早對趙老頭兒和楚忘動手了。

    “你們要是真有誠意,便是該將麒麟獸元拿出來。假使能抵抗住城外的活死者,我們也愿意拿出更多的糧食賑濟難民。

    他們畢竟是北涼人,我們是他們的族人。”

    趙老頭兒狠狠地瞪了眼阿蘇勒,嘲諷的說道:“那是北涼人的事情,你們北涼人想自相殘殺,我趙老頭兒也不會多管閑事。

    關于麒麟獸元,老夫勸你們管好自己的貪心。”

    兩個瞽目老者注意到了一股劍氣。

    大殿內又是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楚忘瞄了眼趙老頭兒,退到趙老頭兒的身邊,暗暗琢磨。

    若是把麒麟獸元交出來,北涼的武者也未必有本事窺破武道。

    再者如今麒麟獸元在他的體內,他可沒有舍生取義的心思。

    此番想想,他倒也能夠體會到巴德穆眾人的心思。

    人生為己,天經地義。

    楚忘深吸了口氣,可又覺得很是沉重。

    畢竟是十幾萬人的性命,如若不修養己身的話,也是為天地所不容。

    趙老頭兒看出了楚忘的心思,抬起手微微拍了拍楚忘的肩膀。

    他也很為難,對抗活死者要是有麒麟獸元,一定會更為的輕松。

    可是麒麟獸元在楚忘體內,要取出來的話,可能就會危及楚忘的身家性命。

    “大君,我們今日來不是為了威脅你,而是想保存一點兒糧食。城中的難民,我們愿意繼續賑濟,不過要減少賑濟的糧食,大君要是同意的話,我們立刻回去讓麾下的人放糧。”20

************************************************************************************************
          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http://www.qujhnc.tw
2013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