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手機訪問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古代的勞改刑法和流放刑罰是非常普遍的現象,為的就是利用這些罪犯,免費為朝廷服務,在一定程度上維護帝國的利益。

    比如,在任何朝代的邊關,都是普通人不愿意去的地方,那里的生活很是清苦,沒有人愿意去清苦的地方生活,可帝國為了維持邊疆的穩定,又迫切需要在邊疆維持一定的居民,從而壯大邊疆的力量,威懾敵對勢力的入侵,若是直接從內地調撥部分老百姓去邊疆,老百姓肯定是不會樂意的,人都是從窮地方往富地方去的,怎么可能反其道而行之,在這種情況下,統治者就想到了流放這個大招,只要是犯了罪的人,達到流放程度的就會被強行送往邊疆,甚至,一家老小都會被送往邊疆,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充實了邊疆的人口。

    而勞動刑法也是極其普遍的,為了就是使用這些免費的勞動力,讓這些犯人好好的干活,為朝廷一定的經濟利益,而勞動刑法干的最多的活兒,就是開礦和采石,這兩種勞動是最為辛苦的,而且,都是在相對固定的區域,便于獄卒的看管,不會讓干活的犯人有逃跑的機會。

    而李安所提出的栽樹勞改,難度就相對比較大了,尤其是契吳山周邊這么大的區域,栽樹肯定不會一直待在一個地方,為了勞動效率,一次栽樹的范圍也不會小,準備的材料也很多,如此,是很難限定一個較小區域的,很有可能勞動的區域要擴大百倍千倍以上,人員也會比較分散,這必然會給監管帶來極大的麻煩,若是服刑的馬賊逃走了,這豈不是很麻煩。

    老郭擔憂的問題,李安自然也是想過了的,這的確是一個很棘手的難題,這些馬賊都是剛剛投降的,身上都有不少的惡習,在官兵的眼皮子底下,他們或許還能夠安分一點,可若是脫離了官兵的視線,能干出什么樣的事情,那就很難說了,逃跑是肯定會有人這么干的,那么,有什么辦法杜絕這種情況的發生呢?李安覺得只要好好的教育,切實為投降馬賊考慮,給他們畫一個大餅,讓他們體會到安定的甜頭,那么,就一定能夠感化這些馬賊,讓他們心甘情愿的做苦力,以求日后過上安分守己的生活。

    畢竟,對于大多數馬賊來說,他們之所以走上這么一條道路,就是因為他們已經無路可走了,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選擇走這么一條不歸路的,只要稍微有點希望,就不會選擇走這么一條路。

    在古代的社會,這樣的例子很多很多,有很多人想做奴隸而做不成,于是就義無反顧的反抗,最終做了皇帝了,比如那個羯族的石勒,一直都想安安分分的做一個奴隸,結果動亂的社會導致他根本就做不了一個奴隸,他被迫無奈之下,只得起兵爭天下,并最終坐上了皇帝的寶座,這也是沒誰了。

    后世的很多人,從牢房出來之后,會繼續從事犯罪的相關活動,主要原因就是在坐過牢之后,重新進入社會不被普通的老百姓所認可,總是被人看不起,用人單位也不會隨便任用這樣的人,如此,這些人就會心灰意冷,在找不到養活自己的手段之后,就會選擇去做自己的老本行,去繼續從事非法的活動。

    這就是邢獄的悲哀,刑獄真正的作用不應該是懲罰這么簡單,而應該是以教育和改造為主,這樣才是最正確的方式,而若是僅僅追求懲罰,那就太不應該了,會造成刑滿釋放人員的繼續作惡。

    讓服刑之人,在刑滿出獄之后,能夠有一個養活自己的方式,能夠生活的很好,如此,服刑人員在出獄之后,自然就不會繼續從事非法的老本行了。

    在服刑期間,應該要讓服刑人員多干活,并讓他們學會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這個才是真的為他們好,才能真正改造這些人,尤其是對于有惡習的人來說,是必須要花費巨大力氣,讓他們認真改掉這些惡習的。

    老郭與李安的看法總是不同,不過,老郭并不愿與李安爭執,他提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覺得可以先在契吳山之中開礦,這么大的山,里面肯定有礦,在開礦一段時間之后,表現好的人,可以派出去種樹,而且,是分批出去種樹,除了這些馬賊之外,還可以招募一些普通老百姓,也參與到種樹的行列,這樣可以互相監督,避免馬賊使壞,造成不必要的巨大損失。

    李安覺得這個方法果然比較好,契吳山這么大的山川,里面肯定會有礦的,就算沒有重要的資源礦,石礦總是有的吧!讓這些馬賊好好干干活,當他們習慣了干活之后,身體就會適應這種干活的節奏,也就不會那么痛苦了,這就是所謂的勞動改造人。

    這一次前來,李安帶了不少的技術人才,在肅清馬賊之后,讓他們去山中勘探,發現一些礦脈應該沒啥大問題,而且,夏州是有煤礦的,如此,契吳山擁有煤礦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只要認真的去勘探,就很有可能發現這些礦脈,而開礦在任何時代都是非常掙錢的,利用免費的馬賊開礦,不但能大掙一筆,還能夠很好的改造這些馬賊,通過高強度的開礦勞動,讓馬賊的身體逐步適應開礦,從而能夠被改造成為一個好人。

    而李安有一個很好的設想,那就是利用開礦掙的錢來貼補植樹造林的支出,當然,還有果樹的收入也可以用來貼補植樹造林。

    在略微商量一些細節之后,李安與老郭策馬前往馬賊的主要巢穴,開礦和植樹造林都是后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去馬賊巢穴,并立即查看被發現的來往信件,這才是老郭與李安要親自前往的根源。

    二人很快就抵達了馬賊的主要巢穴,并看到了馬賊隱藏的好多建筑物,這些建筑物的設計都很有意思,頂部沒有什么鮮艷的顏色,就是枯樹枝,墻壁和好多建筑也都是與樹枝和泥土一樣的顏色,這些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的,并沒有經過任何的加工,所以,顏色方面自然是比較親近自然的,也不容易被發現,具有極強的隱蔽性。

    馬賊巢穴的大門也并不高大,也就一丈多一點的高度,寬度稍微大一些,大約有兩丈的樣子,這樣比較方便進出,畢竟,對于騎馬的馬賊來說,門高能有一丈多就夠用了,太高也沒啥意思,而寬一些,是為了能同時讓更多的馬匹通過,不至于太局促。

    大門和寨墻的頂部自然是一個平臺了,馬賊可以站在上面巡邏,從而保護巢穴的安全,而為了讓巡邏的人有一個遮陰的地方,最中間的大門上方,還有左右兩個角落,都搭建了遮陽棚,是很簡易的那種遮陽棚,遮陽效果還是挺不錯的,而且,上面還掛了一些偽裝用的爬藤植物,從而讓這個巢穴更不容易被發現。

    此刻,遮陽棚下面站著的是大唐將士,馬賊早就溜之大吉了,而在寨墻的里面院子里,有十幾名投降的馬賊正無精打采的坐在地上數螞蟻,旁邊是幾名看守的官兵。

    “好家伙,這里面是別有洞天啊!居然有這么大的空間,隱蔽的也很好,從外面看,絕對想不到這里會有這么多的房子,難怪能成為馬賊最重要的核心巢穴,真是太妙了。”

    李安開口感嘆了一句。

    仔細一看,這些房子,應該全都是馬賊自己搭建的,所使用的材料全部都是山中就有的材料,比如樹枝,樹葉,草,還有粘性極大的泥土,這些材料搭配在一起,是能夠建造一座很堅固的房屋的,而這里所有的房屋,都是使用這種方法建造出來的,就連里面最核心的大堂,都是如此建造的,只不過,建造大堂所使用的樹干更粗更長,建筑的規模更大而已,別的就真的沒有什么區別了。

    “李侍郎,將軍。”

    一名部下走了過來。

    “情況如何,信件在何處?”

    老郭非常關心的問道。

    “將軍,信件就在大堂的后面,足有數千封之多,末將不敢擅自做主,并沒有打開任何一封。”

    部將說道。

    “做的很好,這事兒還有多少人知曉?”

    老郭問道。

    “除了末將,只有副將和傳令兵知曉,末將并不敢隨意外泄。”

    部將說道。

    老郭滿意的點頭道“太好了,記住了,此事萬萬不能泄露出去,對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傳令兵已經交代過了,你告誡副將不要說出此事,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是,末將明白。”

    部將開口說道。

    李安與老郭走到馬賊的大帳內,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碩大的老虎皮,這個老虎皮一看就是真品,被擺放在一張很大的椅子上,這就是馬賊首領的寶座了。

    在古代的時候,很多山大王都喜歡用老虎皮裝飾自己的寶座,這幾乎都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了,若是哪個山大王沒有老虎皮,估計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山大王,就算是做一個贗品,那也要有才行,就好比做皇帝的人,必須要擁有玉璽才能是合法的,若是沒有玉璽的話,皇位就不夠合法。

    “這張老虎皮不錯,不過,都被馬賊首領給坐臭了,算了,不要了。”

    李安笑著說道,并繞過座椅,走向后面的房間。

    大堂是馬賊首領與麾下小頭領議事的地方,但馬賊首領的住處也在這里,這樣才能更加方便的處理很多事情,同時,也是為了安全,沒有什么位置比大堂護衛更嚴格了。

    “李侍郎不要,那歸我了,哈哈!”

    老郭顯得很是高興,他并不在意這個老虎皮被馬賊首領坐過很久,他似乎不在意這些。

    走到后面的隔間之后,一個很大的箱子就映入眼簾了,這個箱子里裝著的,應該就是與馬賊首領來往的信件了。

    李安與老郭迫不及待的將箱子給打開了。

    “果然有幾千封之多,這么多的信件,真是藏都不好藏啊!”

    老郭開口說道。

    他若是把這么一箱子信件全都帶回夏州城,難免不被人發現,夏州城的那些蛀蟲的手段可不得了,而且,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來的。

    “先好好整理一番吧!把有價值的和沒價值的分開,同一個人寫的沒太大價值的信件,保留一封就夠了。”

    李安開口說道。

    老郭點了點頭,與李安一起開始整理信件。

    因為這些信件都是馬賊首領看過了的,所以,都是打開了的,閱讀里面的內容是非常容易的,只要把信件拿出來就行了。

    “這么些重要的來往信件,馬賊首領看過了之后,為什么不燒掉呢?他怎么會有收藏秘密信件的癖好。”

    李安打開一封信件,笑著說道。

    “哈哈!也許是為了威脅某些人吧!上了馬賊這條賊船,想要下來就沒有那么容易了,是要一直與馬賊同舟共濟的,否則,馬賊就能夠拿出這些信件來威脅這些蛀蟲。”

    老郭非常通透的說道。

    活了大半輩子的老郭,生活經驗那叫一個豐富,看人看事都是非常毒辣的,很多事情只要隨便想一想就能夠明白。

    “哈哈!說的是啊!這個馬賊首領真是個小人,居然還留這一手,這下不但沒能威脅他想威脅的人,反而還便宜我們了。”

    李安笑著說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愣在了原地,就好比周瑜被風吹了一下就吐血了一樣。

    “怎么了,李侍郎。”

    老郭開口問道。

    李安緩了緩情緒,開口說道“老郭啊!光我們保密也沒用啊!這些信件是馬賊首領收藏的,他肯定知道這些信件被我們俘獲了,如此,若是他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夏州的那些蛀蟲不就有準備了?”

    老郭愣了一下,開口道“應該不至于吧!馬賊首領是一個小人,他沒這么講義氣。”

************************************************************************************************
          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http://www.qujhnc.tw
2013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