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萌妻甜蜜蜜:總裁老公,寵上癮
手機訪問

第496章

    他很驚訝,心想著尹妍轉換心情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雖然表面上看上去是在煩惱,結果卻在想著愚蠢的事情……

    “那個,那個就是那個……”

    尹妍說著說著似乎也覺得不好意思了,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他立刻道:“這個話題趕快停止吧,我才不會那個什么那個的。”

    “但是我很感興趣啊,你不能幫幫我嗎?”

    “夠了,我不會幫你的,萬一發生其他狀況就慘了。”

    “你還真敢說!”

    “但是你從中途開始也玩得很高興對吧?”

    ……李乘西無法否定,不如說,其實真的玩得很高興。

    “嗯,認真來說的話,我才不會那個呢,因為被那么做的話,會很討厭對吧?”

    “那是……當然的。”

    “既然如此,我不會做。”

    尹妍咯咯地笑了,因為那笑容看來非常滿足且爽朗,所以李乘西忽然想到——

    該不會……尹妍之所以會去翻人格交換劇情的漫畫,是為了研究在遇到人格交換時,應該怎么行動——

    現在進到尹妍給李乘西的問題時間!

    尹妍硬是打斷李乘西的話。

    尹妍一邊哼著鐺鐺鐺鐺~的音效,模樣看來有些害羞。

    才以為她感到沮喪,下個瞬間卻又變得很興奮;以為她什么都沒在想,只是一時興起而隨心所欲地行動,其實卻是謹慎考慮過后、按照計劃行動的;才想說她甚至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講著笑話,卻又會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感到害羞……尹妍所擁有的多種表情,在李乘西眼里看來非常吸引人。

    接著,她又露出了不同的表情,然而是個——讓人不知該如何定位的表情。

    我們都心照不宣,認為人是用靈魂——或者說是意識——總之是以人格這種東西來判斷我們之所以能夠為我們,也就是說,現在裝有我的靈魂的【青山身體】這個存在,我們會認為是尹妍。不過,這樣會產生一個問題;就是那個靈魂——或者說是意識或人格的東西——其實是非常曖昧的存在,因為我們無法碰觸,也無法實際看到它。

    彷佛與這個現場保持了一段距離的笑容,張貼在尹妍的臉上。

    因此,盡管我們意識到讓我們之所以是我們的是被稱為靈魂、意識或人格的存在,平常卻是用身體來判斷那個人是那個人這件事……你看,現在的我們明明每天發生內在人格互相交換的狀況,但即使會有人覺得有點奇怪,然而除了我們之外,依然沒有任何人察覺到人格交換這件事,不是嗎?

    尹妍彷佛只是朗讀著準備好的質詢稿的司儀一般,淡淡地繼續說道。

    沒錯,換言之,所謂的身體,對我們而言是絕對的支柱。不過,倘若那個身體——例如因為人格交換——變成曖昧的存在?我們還能夠以我們的身分繼續存在下去嗎……我只是說說而已啦。

    她最后像是在開玩笑似地露出笑容——就在那時,眼前的青山有一瞬間閉上雙眼,然后再度睜開了。

    ……唉呀?喔,李乘西。青山這么說道之后,眺望著自己的身體。

    嗯……喔,看來恢復原狀了啊……啊~總算回到我的身體了……唔,仔細一想,這種說法似乎挺怪的?

    看來人格交換結束了。對于似乎已經復原的青山所說的話,李乘西只是適當地應和著,完全不曉得自己說了些什么。

    他只是被震撼住了。

    他的腦海還被剛才眼前所看到的尹妍的身影給占據著。

    沒了表情,只是單調地講述某種哲學性內容的尹妍,跟平常的她實在相差太多。

    尹妍原本想傳達些什么呢?

    正因為她只是淡淡地述說,反倒更讓人覺得像是悲痛的吶喊……雖然這么覺得,但也只是覺得,畢竟對李乘西而言,他只知道這么多。

    他無法了解尹妍想傳達的意思。

    他明明很想了解的。

    ……

    到了下個星期一、第一堂課結束后的休息時間,李乘西試著相當若無其事地跟葉亞商量之前尹妍的樣子有點奇怪一事。

    他認為要是看得太嚴重,可能會對尹妍造成困擾,因此用輕松的語調說道,但葉亞卻用異常認真的表情聆聽著。

    喔……演變成那樣子是嗎?

    葉亞將手肘靠在桌上支撐下巴,意味深遠地這么說道。

    那樣子是什么意思啊?

    那樣子就是那樣子啊……真是的,希望不會變成半吊子的發展就好了。

    所以說半吊子的發展又是什么意思啊?

    ~~半吊子的發展就是半吊子的發展!你稍微自己思考一下!不如說你自己去問本人吧!

    李乘西被不知為何開始發飆的葉亞用力推了一把,踩空了好幾步,結果跟正好從座位站起來的尹妍對上了視線。

    浮現滿面笑容的尹妍,蹦蹦跳跳地直接飛奔到李乘西身旁。

    嗯?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好玩的事嗎?

    不,沒什么……話說回來,尹妍,關于上星期六回家時的事……

    什么什么?有哪里不對勁嗎?

    尹妍的臉上掛著無可挑剔的微笑,彷佛當真不知情似地說道。

    看到那彷佛要讓人暈眩般的笑容,李乘西不禁開始覺得自己所抱持的疑問似乎是誤會,之前發生的事應該只是心血來潮的產物吧。

    啊啊……不,沒什么。

    應該不用那么擔心也沒問題吧——李乘西這么做出結論,然后結束了話題……雖然葉亞在后面像是刻意要讓李乘西聽見似地嘖了一聲。

    平淡無奇的九月中旬里某個平凡的平日中,在第五堂課結束后的休息時間,一年三班的教室里正流動著危險的氣氛。

    大家表面上都跟平常一樣,輕松地閑聊或玩樂;但盡管各自進行著各自的活動,有時仍會瞄向教室里的某一點。

    位于被大家認定為危險地帶、構成危險氣氛起源的人,正是從全身向四周散發出“我現在非常不爽,最好別靠近我。要是膽敢靠近,我可不曉得你的下場會變怎樣喔”這種氣氛的葉亞。

    要是稍微碰到,可能就會爆發,因此需要非常謹慎地應對——

    我說葉亞,你也別一直臭著一張臉嘛~

    尹妍坐在葉亞前面的座位,一邊用力搖晃椅子,一邊這么說道。

    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和行動,讓周圍的人驚恐不已。

    不妙啦!

    真是太莽撞了!

    尹妍……你果然是個大人物啊。

    真是的,防爆小組在做什么啊!

    從教室的四周傳來了各式各樣的話語。看來應該是意料外的發展,讓原本應該壓低的聲音變得更大。

    附帶一提,最后那句說的防爆小組恐怕是指站在騷動震源處附近的李乘西……倒不如說,李乘西剛剛才被友人這么說并推了過來。

    事情非常單純。在第五堂課開始時,葉亞跟青山一對一的人格交換了,然后在上課時,葉亞{內在人格是青山}在一年三班的教室中呼呼大睡,老師發現了這件事,結果用課本砰的一聲地打了葉亞的頭。等醒過來時,葉亞的人格早已回到葉亞的身體——就是這么一回事{至于是在睡著時就恢復了,或是在被打的同時恢復這點,就不清楚了}。

    本姑娘竟然會被區區教師敲頭……真是太屈辱了……!

    葉亞到底以為自己是何方神圣?真想質問她這個問題一次。

    別生氣啦,葉亞,要知道有些事是無可奈何的,必須學會放棄啊——只能等之后再把那股憤怒,發泄在真正制造出原因的人身上了。

    尹妍,那是對于青山的實際死刑宣告嗎?

    ……說得也是呢。咈咈咈,代價可是很高的喔……

    葉亞露出感覺很殘忍的笑容。

    好比兇惡罪犯的模樣,讓班上同學紛紛發出哀號。

    噫!

    快點讓她冷靜下來!

    不要緊!我們應該不會有事才對!

    防爆小組!有沒有好好在工作啊!

    看來大家似乎開始覺得有些有趣,結果整個得意忘形了起來。

    我好像聽到帶有惡意的妄言啊……

    察覺到這點的葉亞,開始轉頭巡視周圍——

    是錯覺啦!葉亞!

    為了保住身為防爆小組的顏面,李乘西擋住葉亞的動作。

    就在此時,鐘聲響了起來,告知休息時間已結束跟第六堂的班會即將開始,在鐘響的同時,身為導師的李騰迅速進入教室。照理說平常應該會更懶散地晚到才對,今天的樣子卻不太一樣。

    喂,你們快點回座位坐好!

    李騰利落地催促著學生們回座位。李乘西和尹妍與仍舊擺出不滿表情的葉亞打了聲招呼之后,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為何,李騰刻意咳了幾聲清喉嚨,感覺相當詭異。

    呃……我說,你們聽好啦——

    李騰的語調異常正式,然后他像是事先準備好似地一口氣說道:我想知道的人應該知道,本校會定期在當地小區舉行義務清掃活動。因為幾乎沒什么人會主動參加這種活動,所以大部分情況下,都是派體育系社團輪流出動;

    但這次因為比賽將近等各種緣故加上行程安排失誤,人手稍微有點不足。召開職員會議之后,決定扣除身為考生的三年級,從一、二年級的三個班級里面,至少選出各三名學生,強制參加這次的清掃活動。

    雖然在這個時候已經散發出強烈的不祥預感,但一年三班的學生們仍舊抱持著一絲希望,緊張地等候下文。

    然后,為了決定是哪三個班級,剛才舉辦了猜拳大會。因為老師很漂亮地在大會上——

    李騰緩緩環顧整間教室,耗費很長一段時間賣關子。

    ——落敗的緣故

    豬頭!

    你怎么會猜輸啊!

    干么還賣關子啊!讓人更加火大!

    因為結尾實在太過老套,學生們紛紛激烈地圈攻著李騰。

    我也不是自愿猜輸的啊!總之就是這樣,我們班上要派出三個人才行!成員就由你們自行決定!啊,你們可別搞什么罷工喔!要是搞罷工的話,懲罰就是全班同學都強制參加下次的清掃活動啰……那么,接下來就拜托你啦,凌雅!放學后在正門前集合!

    李騰只丟下這些話,便飛也似地逃離教室了。

    老、老師?

    一年三班班長——凌雅突然因為被點名而感到困惑慌張。

    啊,他跑了!

    他放棄職責了!

    雖然大家怨聲連連,但李騰本人已經離開,這些抱怨只能空虛地回蕩在教室之中。

    唉……就是這么回事,想參加的人……應該沒有吧?愿意參加的人,請舉手。

    被導師硬塞了所有責任的凌雅,盡管表現出一副不甘愿的模樣,仍然為了完成職責而站到講桌前。

    當然,沒有任何人會舉手。像這種沒有任何利益、只是徒增麻煩的行為,只有哪根筋不對的人才會主動參與。

    你去啦。

    人家社團很忙,沒辦法啦。

    話說回來,我們全校學生都有參加社團,不是嗎?

    平常都是體育系社團在幫忙,至少這種時候可以由文化系社團負責吧?

    跟那沒什么關系吧?

    雖然大家找了諸如此類的各種借口,但結果都只是互相推托罷了。

    原本打算認真考慮大家的情況來決定人選的凌雅,因為大家自顧自地爭論不休,終于也決定放棄了。

    呼……那大家討論一下來決定吧。要是湊不到人數,就用猜拳決定。

    喂,連你都要放棄身為班長的職責了嗎?wài wéi的群眾完全不提自己的問題,反倒這么批評著凌雅。

    是、是,我知道啦!既然這樣,三個名額之中一個由我來遞補,還差兩人而已啰!這樣行了吧?

    真不愧是凌雅——這次大家開始鼓掌歡呼……態度轉變得還真快。

    話說回來,凌雅還真是個優秀的人……所以最近得知能讓尹妍懼怕不已的藤凌雅的另一面,才更加令人在意。

    然后李乘西在這時陷入思考。

    倘若是再稍微有趣一點的義工活動也就罷了……無論怎么想,都不會有人想參加這種清掃活動,結果還是無法避免互相推托的狀況吧。

    如果是用討論的來決定,個性比較軟弱的人,很可能會被強迫參加。

    但是,如果討論無法有個結果,必須猜拳決定的話,萬一選到真的不方便參加的人,那個人便會感到為難。或許會有人建議真的不方便的人可以不用參加,但是為了判斷的標準,八成又會起一場爭執吧。

    照這樣下去,無論是什么展開,都會有人感到傷腦筋。

    不過,有一個方法可以避免這種狀況不是嗎?李乘西想到了這個法子……雖然是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那是非常單純的道理。

    ——如果非得有人去做不可,只要自己去接下那件事不就好了嗎?

    這么一來就全部解決了。

    當然,雖然還剩下一個名額不曉得該怎么處理,但至少可以減少一名犧牲者。

    李乘西稍微吐了口氣,一邊閉上雙眼,一邊舉起右手。

    我自愿。

    但聲音不太對勁,他立刻察覺到這一點。

    他睜開雙眼。

    距離講桌的位置……不,是自己坐的位置改變了。

    這意味著……

    啊,呃……所以說葉亞愿意參加……是嗎?

    凌雅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這么問道。

    李乘西等人也差不多開始習慣人格交換了,所以最近即使會稍微吃驚一下,也能夠立刻恢復冷靜來應對。不過話說回來,這次交換的時機也算得太準了吧?

    李乘西回頭確認自己,也就是李乘西的座位。

    我……我也自愿。

    繃緊臉頰,一邊在胸口下方比著左手中指,一邊筆直舉起右手的李乘西——內在人格八成是葉亞——這么說道。

    回到教室的后藤,在學生的怒罵聲中結束班會后便宣布放學了。

    李乘西我還可以理解,畢竟可能性無法說是零,不過葉亞是會做這種事的類型嗎?葉亞同學今天很明顯有點異常吧?

    倒不如說,那些家伙最近常常不太對勁呢。

    在喧鬧嘈雜的教室當中,李乘西前往葉亞的身邊,當然是為了剛才決定的雜務。

    啊~~真是夠了!今天還真是大兇日呢。

    葉亞感覺相當火大,但還是顧慮到周圍的狀況,小聲地這么抱怨道。

    呃,那個……雖然我剛才也說過了,但真的很抱歉,這次就請你怨恨人格交換竟然奇跡似地挑在我要舉起手的瞬間發生吧。

    的確,包括青山那件事在內,今天人格交換的時機感覺帶有惡意呢。不過,我對你本人也是感到相當火大喔?

    與李乘西人格交換的葉亞目光兇狠地瞪著李乘西看。

    李乘西倒是覺得很新鮮,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可以散發這樣的魄力。

    我會再找機會補償你的,拜托放我一馬吧。

    哼,我該怎么報復你呢?

    比起補償損失,葉亞似乎更希望將損失加倍奉還的樣子……真是惡質。

    好啦好啦,你也別一副想打架似地瞪著人看,因為李乘西平常不會擺出那種表情,這樣會被大家懷疑的喔!笑一個、笑一個。

    看來相當愉快、似乎別有居心的尹妍,捏了捏葉亞的臉頰,想要勉強將對方臉上的表情擠成笑容。

    奇怪……啊,對了!因為李乘西平常也不是一直掛著笑容的角色嘛。

    那你就別這樣做,沒有人可以從中獲利的。

    看著任憑別人戲弄的【自己】{內在是葉亞}的臉,李乘西本人也覺得害臊且渾身不對勁。

    先別提這些,倒是凌雅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瞪著這里看喔。

    仍然被尹妍捏著臉頰的葉亞做出這番提醒,讓李乘西回過頭看。只見盤著雙手、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邊的凌雅正站在那里。17

************************************************************************************************
          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http://www.qujhnc.tw
2013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