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網游動漫 > 我叫銳萌萌
手機訪問

第202章 雙刀(四)

    刀與劍交錯!

    舍棄了防守的拼殺!

    血色的駭浪瘋涌而上,只有一只蝴蝶在血浪中驚險地飛舞!

    廢墟之下,雷霆一閃而沒。

    銀色的qiāng,穿透了鴉的小腹。

    “你分神了。”

    鮮紅的血液順著qiāng身流下,浩永露出了一絲得逞后的獰笑,手中的qiāng依然緩慢地向前推動著。

    欣賞著獵物將死前,最后的掙扎。

    鴉雙手死死地攥住qiāng身,鮮血從指縫中流出,身體也因為灌注在長qiāng之上的雷霆法則微微顫抖著。

    只是他無比蒼白的嘴唇卻慢慢上揚,露出了一絲艱難地笑容。

    “呵呵……”

    浩永皺了皺眉,他不明白,自己的雷霆法則將鴉控制的死死的,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將死之人,為什么還笑的出來。

    突然,他瞪大了雙眼,想要抽出長qiāng!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黑色的利刃從背后襲來,掠過浩永的脖頸。

    “究竟是什么時候……”

    松開qiāng柄,浩永輕輕轉身。

    遠處,保護著艾瑞莉婭的法則牢籠,不知何時只剩下了寥寥幾根支柱。

    “原來如此。”

    浩永的眼中閃過了然和遺憾。

    一絲血線出現在了他的脖頸。

    一顆頭顱,從破爛的銀甲上跌落,滾到了鴉的腳下。

    鴉慢慢拔出小腹中的銀qiāng,從懷中慢慢地掏出一枚古舊的錢幣,慢慢地放在了頭顱面前。

    他一瘸一拐地向遠處的少女走去。

    “老頭,老子不欠你什么了……”

    他走到了少女的身邊,踉蹌著坐下。

    “您怎么樣……”

    “不礙事。”

    鴉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牙齒間是紅色的血縫,并沒有什么說服力。

    鮮血濕透黑色的大衣,慢慢地滴在地上。城外還在廝殺,城中,數十個城衛軍遠遠地包圍著身負重傷的鴉,卻又畏縮不前。

    即便是重傷的黃金強者,依然是黃金強者!

    鴉很清楚他們的忌憚,自嘲般地笑了笑,也就自己知道,此時就是一個剛入白銀的菜雞,也能輕易地殺死自己。

    絲絲黑暗法則有些艱難地匯聚,漸漸涌向小腹的血洞,鴉抬頭望向城府的殘垣,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廝殺仍在繼續。

    蓄謀已久的斷瀑之后,阿爾杰的確虛弱了不少。

    但是那柄細長的太刀上傳來的巨力,依舊有些難以阻擋——即便是將時間真理發揮至極致,劍法相當的情況下,銳雯還是處于下風!

    而原本血肉模糊的阿爾杰,傷口的鮮血仿佛活過來一般,像一條條惡心的肉蟲在不斷地蠕動,那些恐怖的傷口竟然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只是原本慘白的皮膚更加地慘白。

    感受到漸漸攀升的氣息,銳雯心中一沉。

    這該死的法則……

    當的一聲巨響,刀劍猛地架開,阿爾杰輕退半步,銳雯踉蹌了七八米,止住了退勢。

    阿爾杰已經不再是云淡風輕的模樣,未干的血跡掛在額角,表情有些猙獰,眼中是濃郁的怨恨。

    “呵……賤民,你那一劍,足足浪費品了一年的鮮血。”

    “還好,有更好的補品……”阿爾杰轉頭望向廣場中的少女,露出了貪婪的獰笑。

    “你在想屁吃。”

    月光在劍刃凝聚,夜色漸沉,微光瀲滟。

    【幽靈疾步】+【奔襲】+【月光】!

    高高躍起的身影,手上劍身的光芒璀璨,黑夜中,銳雯儼然化作了一輪明月!

    至明的一劍!

    阿爾杰微瞇雙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手中的太刀覆上一抹艷紅,死死擋住這至明的一劍。

    緩慢地僵持。

    也許是受了斷瀑的影響,月光漸盛,不斷壓迫著血色,有將其吞沒的趨勢。

    這一劍月光,似乎銳雯占盡了上風。

    堡頂,亞索輕輕皺了皺眉。

    永恩臉色微有凝重。

    粲然的月光中,保持著劈斬姿勢的銳雯猛然嗅到了一絲極度危險的氣息!

    那是足夠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氣息!

    幾乎是瞬間的卸力后退!

    月光乍破!!

    那是一道黑色的線——而正是這黑色的線,劃破了月光,在空中留下了星星血跡。

    數十米外,銳雯拄劍緩緩站起,一道深深地血痕,從左肩劈到了右胯。

    他猛的咳出了一口鮮血,剛剛站起的身體半跪了下去。

    銳雯知道,那根本不是黑色的線。

    那是至暗的一刀。

    第二把刀。

    “嘁……躲過了。”

    遠處,阿爾杰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

    銳雯劇烈喘息著望去,阿爾杰的另一只手,多了一把刀。

    一把細細的、黑色的短刀。

    黑色的短刀放到了嘴邊,阿爾杰伸出舌尖,輕輕舔舐著刀刃上的血跡。

    “真是美味。里面有很強烈的味道——憤怒、不甘……”

    “或者……恐懼?”

    空中星星血跡散落在廢墟上,卻漸漸蒸發,銳雯驚訝地發現,自己身上那道狹長的傷口,在真理的作用下并沒有任何愈合的跡象,反而滲出了更多的血液,消失在空氣中。

    空氣中的血沫,向阿爾杰手中的雙刀匯聚而去。

    鮮血在流失。

    阿爾杰消失在了原地,瞬間出現在了銳雯的身側,紅色的長刀斬過,銳雯勉強提劍封擋,黑色的短刀又在身上留下了一刀傷痕!

    太快了!

    連折翼之舞都無法跟上的速度!

    雙刀起舞,銳雯身上頓時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刀痕!

    黑色的短刀刺進了銳雯的胸口,撤刀,阿爾杰飛起一腳將銳雯踹到了廣場之上。

    綠色的熒光再次閃過,【治療術】在血之法則下,也僅僅是修復好剛剛被刺穿的肺葉。

    “老師……”

    艾瑞莉婭跪在冰冷的地面,看著眼前那道擋在自己面前,踉蹌著,掙扎站起的身影,淚水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

    銳雯只覺得身體似乎灌了鉛一般,只是掙扎著站起來,都已經耗費了自己所有的力氣。

    他本來已經死了。

    是的,如果對方沒有存著貓戲老鼠的念頭,那一刀就不會只刺穿自己的肺葉,而是心口。

    他已經提不動那柄重劍了。

    他的血在一點一滴地流逝,如同對方一點一滴強大起來的氣息。

    他只能看著,阿爾杰臉上戲謔的笑容,還有不緊不慢,款款走來的步伐。

    短刀在手中把玩,長刀劃過廢墟的石棱,發出輕鳴。

    卻重重地回蕩在他的心口。

    死局。17

************************************************************************************************
          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http://www.qujhnc.tw
2013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