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女配華麗逆襲記
手機訪問

上卷:一騙傾心 鮮橙的吻,交心 091

    卓越不理睬白靜桃的意見,自顧自的說道,“幫小桃設計一套婚紗吧?要華麗奢侈的,她喜歡這個風格!”

    “卓越,你這是在變相的諷刺我嗎?”

    華麗奢侈,怎么好像在變相的說她很愛錢呢?

    “我這是在夸你有品位,現在流行奢華的洛可可風。愛睍莼璩”

    “那是什么東西?”

    “指的是法國路易十六時期的奢華宮廷風格,現在代表一種流行時尚。”

    “哦。我知道了。路易十六的皇后不是瑪麗嘛,每天只是熱衷于舞會、時裝、玩樂和慶宴,修飾花園,奢侈無度,有‘赤字夫人’之稱,最后被送上斷頭臺了。你還真是抬舉我,把我和奢侈荒淫的瑪麗皇后做比較。”

    卓越很是無辜,“白靜桃,你真的……想多了。”

    話風一轉,“可是,我喜歡!我就喜歡奢華,我要婚紗上鑲滿了鉆石,最好閃瞎某些人的眼睛。”

    卓越還擔心剛剛刺激到了某女的自尊心,現在發現,他真是太低估了某個女人臉皮的厚度。

    “哦,對了,婚戒我要鉆石的,要像鴿子蛋那么大的鉆石!”

    “你不是喜歡DarryRing?”

    “DarryRing憑身份證一生只能購買一枚。卓越,你這個人記性真是不好。你忘記,你曾經買過一枚DarryRing給了舒云!你認為你還有資格在買DarryRing嗎?”

    不咸不淡的一句話卻狠狠的戳中了卓越的軟肋,捏住了他的七寸,卓越的臉紅了。那件事情上,卓越卻是虧欠了這個女人的。

    “你不用覺得內疚,其實我一點都不在意的。你如果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可以把鉆戒的克數弄的大一些。男人愛不愛一個女人,就看鉆石的大小了。”白靜桃很是期待的看著卓越,眼睛亮閃閃的,“……卓越,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愛我。”

    卓越:……

    被晾在一旁的宋輕瑤聽著兩個人的“打情罵俏”,臉色的蒼白程度堪比日本恐怖劇里的女主角貞子。

    她從小的時候見到卓越第一眼,就發誓要嫁給這個男人。

    舒云也就罷了,為什么是這么一個女人?

    在宋輕瑤的眼里,白靜桃是個除了美貌一無是處的女人,十足的拜金女,不擇手段,踩著水晶鞋躋身豪門的狐貍精。

    宋輕瑤接受不了這么一個一無是處的女人擁有卓越這么完美的男人。

    “越,姨媽知道你要結婚的事情嗎?”

    輕飄飄的一句話,狠狠的敲在了白靜桃的心頭。

    白靜桃的目光這才精明的落在宋輕瑤的臉上。她的表情掩飾的完美,可白靜桃是誰啊?論起在男人面前裝“白蓮花”,她白靜桃自稱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

    卓越剛要開口,白靜桃接話道,“……其實不結婚我也沒有關系的。”

    卓越:我有關系!

    “不過,宋輕瑤,就算我和卓越不結婚,你也沒有機會的!”白靜桃頗為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所以,你就趁早死了心吧。”

    “白靜桃,不要亂說話。”卓越制止道。

    白靜桃離開卓越的身體,坐直了身子,看著宋輕瑤那朵白蓮花,她還沒說什么呢,她就吧嗒吧嗒的掉金豆子,卓越要不是一直都在,以她平時的“蛇蝎心腸”的形象,別人還不知道如何臆斷她怎么怎么欺負這朵白蓮花呢。

    比起前情敵舒云,白靜桃更不喜歡白蓮花宋輕瑤!這就是一個當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的主。

    “哼!”

    白靜桃見不得宋輕瑤那委屈的小媳婦模樣兒,起身進了卓越的書房,宋輕瑤看著白靜桃的目光閃過怨毒,卓越的書房是誰都不可以進的,這個女人怎么可以!

    她,憑什么?

    “瑤瑤,你別生氣,她被我慣壞了。”

    卓越的話像是一把匕首,又插在了宋輕瑤的心上。

    &nbs

    p;“嗯嗯……”宋輕瑤輕輕搖了搖頭,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是我不好,我惹白小姐不高興了。”

    自從白靜桃進了書房,卓越便失了神,和她談話的時候,他不時的望向書房的方向,宋輕瑤此刻的心情已經不能夠用憤怒來形容了。

    她以為只要擊敗了舒云,她就可以得到這個男人,沒想到才短短的兩個來月,這個下賤的女人就占據了卓越的心,她真的低估了那個女人的手段,現在母憑子貴,她要如何捏住劣勢?

    “瑤瑤,瑤瑤?你想什么呢?”卓越也發現了她的走神。

    宋輕瑤抬眸,微微一笑,“……越,白小姐不喜歡我,我還是回去吧。”

    “好。”

    宋輕瑤臉色一僵,卓越居然挽留都沒有挽留。

    她站起來,卓越也站了起來,要送她走,兩個人沉默著走到了門,就聽卓越說道,“瑤瑤,路上小心點。”

    宋輕瑤站在門口,看著卓越,眉心微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兒,卓越奇怪的問道,“瑤瑤,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越,我雖然不喜歡白小姐,覺得那種女人配不上你,但是只要是你喜歡的人,我就會試著去喜歡;舒云姐也好,白小姐也好,只要是你選擇的女人,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你。”

    宋輕瑤話里藏著話,提到舒云,是為了讓卓越想起舊情,正話反說,是為了讓卓越明白白靜桃這個女人根本配不上卓越。

    卓越突然正色道:“瑤瑤,你能這么說我很高興。但是,以后不要說白靜桃配不配的上我這種話。感情這種事,只有當事人明白,外人,即便是在熟悉的人,也不過是看個表象而已。我很喜歡白靜桃,她現在還懷了我的孩子,我會對她好,一生一世的好。

    瑤瑤,我一直把你當成妹妹,以后白靜桃也會是你的親人。我知道白靜桃的過去很不堪,我也知道你不喜歡她,我不能強迫你喜歡她,但是我希望你像尊重我一樣,尊重她!”

    這是卓越對宋輕瑤說的最重的話,宋輕瑤緊咬著下唇,唇色發白,不說話,只是一顆顆的掉著金豆子,卓越眉頭微擰,聲色不便,“……瑤瑤,你怎么還是這么愛哭?”

    “越,你討厭我了嗎?”她忽然仰頭問道。

    “怎么會呢?”他伸出手想要拭去她臉上的淚水,突然想到了什么,克制住了,“路上小心點,有什么事情給我打電話。”

    卓越關上了門,直奔書房。

    擰了擰書房的門,發現書房從里面反鎖住了,“小桃,開門?”他的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里面的動靜,里面傳來噼里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音,看來白靜桃在玩游戲。

    “小白!”

    “不準喊我小白!”蠟筆小新的狗才叫小白,她又不是狗!

    “開開門好不好?”

    咚咚的腳步聲,然后是鎖扭動的聲音,門開了,卓越推門,便看到白靜桃做回了電腦前,繼續玩她的游戲。

    卓越走過去,在她的身后站定,他輕捏著她的肩膀,力道拿捏的很好,“……我知道瑤瑤喜歡我,可是我你讓我怎么辦?把事情挑明了,告訴她,不準喜歡我?”

    “你知道她喜歡你?”

    “我又不是笨蛋!”

    “那你知不知道那個女人是朵白蓮花?”

    “什么是白蓮花?”

    “白蓮花:外表如天使般圣潔,圣母般善良,能誤導眾生,實是心腸毒辣,陰險無比。”

    “那不就是你!”

    “卓越!”

    游戲也不玩了,白靜桃扭頭,狠狠地瞪著這個男人。

    他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唇因為生氣微微嘟著,很好咬,一個纏綿的吻總算是成功的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聽到她發出了滿足的聲音,他的手從她V字領的領口里伸進去,揉捏著那團因為懷孕大了不少的軟嫩。她的胸本就大,現在更是一手無法掌控,他愛死了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

    “卓越,我想要。”

    “去臥室。”

    br>

    他半跪在她的面前,啃咬著那一團軟嫩,嗓音染上了晴欲,低低的,沉沉的很好聽。

    “我走不動了,你抱我。”

    他很輕易的便抱起她,她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那雙染上了晴欲的漂亮的花瓣一般圓潤的眸子,迷離美好,勾住了他的魂魄。

    ……

    源生集團,

    卓越聽到前臺訪客的名字,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方正中憔悴了不少,但那痞痞的俊帥模樣,依舊對女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卓越在法國出生,卻是在英國的姑姑家長大的,所以從小受的教育是英國的紳士精英教育,又是基督教徒,為人正派、嚴謹、自律,方正中卻恰好相反,不是方家的長子,還是老來得子,性情傲嬌,瀟灑不羈。

    “張秘書,給我一杯咖啡,謝謝。”

    “稍等。”

    卓越走過來,在方正中的對面沙發上坐下,問道,“你怎么會來公司?”

    卓越和方正中交情不淺,但是因為方正中并不管家里的生意,所以兩個人并沒有生意上的往來,兩個人還是第一次在公司這種場合見面。

    “找你有點事。”

    “如果是讓我陪你去酒吧喝酒,還是算了吧,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

    卓越現在可以被評為“模范男友”了,每天工作完暗示回家,不喝酒,不抽煙,回家“伺候”女朋友。

    “我來是想和你談談白靜橙的事情。”方正中的口氣十分的嚴肅。

    “哦?”

    “有煙嗎?”

    “我戒煙了。”

    方正中鄙夷的看了好友一眼,“娶那種女人,小心折壽!”

    “我樂意!”

    方正中看了一眼卓越,那眼神再說:你無可救藥了。

    “白靜橙怎么了?”

    白靜桃最關心她這個妹妹,卓越自然也多了幾分關心,因為白靜橙不好,白靜桃不好,白靜桃要是不好,他也休想好過。

    “白清朗有個兒子叫白連城你知道嗎?”

    “知道。”卓越的口氣黯淡了下來,“白連城的病了,好像是腎衰竭,需要換腎。”

    略一思考,卓越戒備的問道,“白清朗,想做什么?該不會想讓白靜桃捐個腎給白連城吧?”

    “是!”

    “不可能!”想都不想,卓越斷然拒絕。先別說,白靜桃不會同意,光他這一關就過不了。

    “白靜橙同意捐腎!”

    卓越愣住。

    “為什么?”

    “因為那個傻女人,不想讓她姐姐捐腎!”

    “白靜桃不會捐的!”白靜桃那個女人可不是“以德報怨”型的,別人欺負了,她絕對會以牙還牙,加倍還回去。知道白連城生病了,那個女人不放鞭炮慶祝就不錯了,還捐腎?怎么可能!

    “白清朗這一次就是為了她們兩姐妹中一個人的腎而來的,白靜橙說,白清朗得不到她們其中一個人的腎,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她說她姐姐這些年已經為她付出夠多了,她不想在拖累她了。”方正中完全不理解白靜橙的做法,嘀咕了一句,“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唇的女人。”

    卓越已經聽愣了。

    他當時找人查過白清朗的資料,卻不曾想他專門回來居然是為了白靜桃的一顆腎。他還以為,白清朗回來,是因為內疚和自責,想要來補償白靜桃兩姐妹,沒想到……

    卓越不想把人想的太壞,可是白清朗真的是壞到骨子里了。

    “……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要算計,白清朗還算是人嗎?”

    “整個一個人渣!”方正中附和道。

    卓越緊握著拳頭,思考了一會兒,下結論道,“白靜桃也好,白

    靜橙也好,我白清朗休想從她們身上拿走一根頭發!”

    “嗯。可是要怎么辦?白靜橙是鐵了心要捐腎。”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你心里知道就行了,我不希望白靜桃知道這件事情。”

    關心則亂,白靜桃要是知道他那個禽獸父親回來是為了取走她們姐妹的一顆腎,不知道要鬧成什么樣子,她現在肚子大了,他不想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嗯。”

    ……

    送走了方正中,卓越心思亂了,他心里記掛著白靜桃姐妹的事情,無心辦公,早早的離開了公司。回到家,白靜桃卻不在,他記起來,白靜桃去看她母親去了,卓越打電話,問清楚了她的位置,開車過去接她。

    醫院附近免費的小公園,周圍都是舊小區又靠近醫院,所以在公園里散步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

    白靜桃穿得很多,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很安靜的等著。

    卓越走過去,在她的面前站定,她不滿的說道,“慢死了。”

    “對不起,路上堵車了。這里這么冷,你為什么不在醫院里等我?”

    “我媽在醫院里,這里安靜,我媽不會碰到你的。”

    卓越眉色不悅,“我們這樣子‘偷偷摸摸’的要到什么時候?”

    白靜桃看著神色認真的卓越,短暫的對視過后,她的目光落在子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她原來瘦,懷孕長了幾斤肉,所以并不顯懷,“……白清朗一無所有,落魄凄涼的時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給你!”

    卓越突然笑了,笑意里含著苦澀,“白靜桃,你的心夠狠。我這么待你,就算是一塊石頭也該捂熱了,你卻只把我們之間的關系定性為一筆交易。”

    “你如果覺得不高興,可以取消……”

    他截斷了她的話,生氣的問道,“然后,你去找其他的男人!用你的身體做交易,達償所愿?”

    “有什么不對嗎?……我記得,你曾經說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一無所有,除了父母給的這張漂亮的臉蛋。我用我漂亮的臉蛋,我的身體做交易,去得到我想要的,難道不對嗎?”她定睛看著面前的男人,“我知道你最近真的對我很好,如果是以前,我會感動,會心軟,會淪陷。但是,現在不會了。現在的白靜桃不需要愛情,只需要報仇。”

    她抬起自己的雙手,看著白希的掌心,眉眼黯淡無光。

    ……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不遠處一對十分年輕的小情侶正在鬧別扭,兩個人穿著高中的校服,模樣青澀的像是樹上長得青澀的果子,女子的面孔干凈帶著稚氣,小男生瘦高,更是羞澀。

    “給你!”

    “麥城柯!你去了這么久,就去給我買這些糖?”女孩子生氣道。

    “有菠蘿味,蘋果味,草莓味……你喜歡那種味道。”

    “……我喜歡草莓味。”

    男孩子剝了一個草莓味的糖塞到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嚼著,女孩子生氣了,“麥城柯,我和你分手!”

    男孩子吃完了糖,突然抱住了女孩子,條件反射的,女孩子雙手撐住男孩子的胸膛,驚呆在這個突然起來的吻里。

    兩個人好像是第一次接吻,很是笨拙。

    吻不得要領,男孩子放開了女孩子,面帶羞澀和小尷尬,別扭的說道,“……方曉優,以后就算我們分手了,你不記得我,你不記得我們的初吻,但是你一定會記得我們第一個初吻的味道的。我們初吻的味道是草莓味的,方曉優最喜歡的草莓味道的。”

    單純的年紀,干凈年輕的心。

    女孩子紅了眼眶,“麥城柯,你好討厭。”

    ……

    意外的一段小插曲,白靜桃和卓越都看呆了。

    白靜桃21歲,卓越26歲。

    他們的心一個像八十歲,一個像五十歲,所以,愛情對于他們是遙遠的夢,是奢侈的貪念。

    &n

    bsp;白靜桃艷羨他們單純干凈的愛情,卓越自責后悔于這段感情開始的漫不經心和敷衍。

    “有香蕉味的,菠蘿味,橘子味,蘋果味……”

    離開了一會兒的卓越,抱了一箱子五顏六色的糖果,他半蹲在白靜桃的面前,像是剛剛那個男生那樣子,表情誠摯又執著,“……白靜桃,你喜歡什么味道?”

    “卓越,你幼不幼稚?”

    卓越讓她等他,他竟然學著剛剛的小男生,去買了這么一箱子糖果來。

    “我想打動你的心,總要什么方法都嘗試一遍。”

    卓越不滿足于現在兩個人的關系,他要更進一步,不是身體的,是心的靠近。看她剛剛看著那一幕的感動,他也想讓她為自己感動。

    “卓越,你打動我的心,然后呢?”放在腳底下踩爛?

    “當然是放在手心里疼著。”

    他把箱子往她的面前推了推,“小白同學,你喜歡什么味道的。”

    “不準叫我小白!”

    “白寶貝!”

    “不準叫我白寶貝!”白寶貝是他們家貓的名字。

    “老婆!”

    白靜桃:……

    “……西瓜味如何?”

    “我喜歡橙子味的。”她放棄了抵抗,選了一個。

    卓越放下大箱子,從里面拿出那顆橙子味的,放在嘴里慢慢的嚼著,讓橙子的味道蔓延至整個口腔,吞咽下最后的糖果。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坐在長椅上,表情有些期待,有些緊張的女人。

    “……白靜桃,記住這個吻。”

    “嗯。”

    他單膝跪在地上,手按住她的后腦勺,拉低了她,唇便吻在了一起,他滿口都是鮮橙的味道,從他的口腔中蔓延至她的口腔中,鮮橙的味道摻雜了一味辣,辣的她流下了淚水來。

    吻持續了很久,仿佛一個世紀之久。

    “卓越,我記得這個吻,鮮橙的味道。”

    “白靜桃,我也記得這個吻,桃子的味道。”

    ……

    冬日的午后,陽光曬的人暖洋洋的。

    因為是很小的無人問津的小公園,秋天的落下掃成堆到現在都沒有處理,卓越牽著白靜桃的手,慢悠悠的散步,兩個人很是悠閑。

    白靜桃就這么被一顆橙子味的吻給收買了。

    “……卓越,我很貪心的。”

    “我知道!車子房子票子,包括我這個人,你統統都要!”

    “我要你的心!”

    “我的心早就給你了。”

    “我要完整的!”

    “好。”

    “那個舒云,你打算怎么處理?”

    卓越抓狂了,“……我和舒云是清白的,你也知道舒云根本就不愛我,我對舒云充其量也就是暗戀,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把我和舒云湊成對?你如果真的擔心我,倒不如做做好事,把程瑜揚和舒云湊成一對。舒云,一定會感激你的。”

    “你不要轉移話題!”

    白靜桃含怒的眸子,突然吃驚的瞪圓了,然后便是驚悚。

    然后……

    卓越的胸口被重重的踢了一腳。
2013年规律6肖中特